养猪户遇寒冬,地方政府是否该有所作为?

  与其说,我国检验检疫部门历经十年艰辛磋商,只为重新打开俄罗斯市场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发展外向型经济;不如说,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拯救我们自己的生猪养殖业,帮扶千千万万的农户尽快扭转亏损局面。

  采访中,63岁的望奎县(黑龙江省绥化市)养殖户邵军讲述的自己16年的养猪经历颇为令人动容。

  按理说,现在养殖场的上千头猪都能出口俄罗斯,而且收购厂家每斤还给补两毛钱,一头猪下来也能有40多块钱,数目看起来也不算少,可为什么邵军乐不起来呢?

  原因就是此前连续三年的大面积亏损。“从2012年开始,一头猪亏损不是200元就是300元。甚至,市场上的猪肉有时比蔬菜都便宜了,这正常吗?”

  养猪16载,邵军既经历过2007年、2011年猪肉市场的“大牛市”,也经历了最近三年来的连续亏损。

  为啥猪肉价格一直涨,利润反而掉下来了呢?答案就是原料价格也在涨,而且涨的速度更快、幅度更大。

  邵军介绍说,2007年时,玉米价格在5毛钱左右,如今在哪儿进玉米都得一块多,最贵时每市斤1.25元。而除了饲料的费用,现在养猪还得考虑很多环节,比如电费、处理环境污染的费用等,成本都在6.5元左右。“这笔账不难算,就是以6.5元/斤为成本边界,低于它就亏损,高于它才盈利。”邵军说。

  据邵军介绍,这三年在望奎县破产的养殖户,至少在30%到40%,如果今年再不能好转,有可能会达到70%到80%。

  而作为黑龙江省生猪养殖第一大县,全县50万人口中,农业人口达到40万。养的猪又有多少呢?150万头!也就是说,相当于平均每个人饲养三头猪。

  望奎双汇公司是这个县最大的肉食加工企业,一年的利税将近五千万。“这个厂要是关门了,望奎县政府恐怕就得关门。”哈尔滨检验检疫局食品处处长孙国新告诉记者。

  让邵军不理解的是:这么多养殖户连着三年大面积亏损,政府为啥不管呢?据他介绍,2012年的补贴款,到现在都还没有发放。

  邵军认为,从增加农民收入的角度来说,要让这些生猪养殖大户、小户、散户生存好、发展好,就应当采取相应的措施。

  姑且不论中央财政拨付的补贴款有多少,地方政府是否已经按户按时发放到位,既然国家检验检疫部门,能够倾尽全力耗时十年为养殖户们重启俄罗斯市场这个大门,作为地方政府,是否也能再为寒冬中的养殖户们添一把火、送一点温暖呢?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