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跨国猪场成功的奥秘

谈及国际养猪生产,Lily养猪场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800头繁殖母猪的规模场,由韦宁可和他的妻子Lily所拥有,位于加拿大亚伯达省拉科姆镇附近。

  然而,育成阶段需要在距离此24小时车程或2500公里的地方完成。19天断奶以后,仔猪被运往美国奥兰治城附近的养殖场继续饲养。10位在爱荷华州饲养生猪的合约养猪户共同管理大约16个生猪栏舍。

  这些设施加起来共能同时饲养超过3万头生猪,每年可以向美国发送超过6万头育成猪。在曼尼托巴省更为东部的省份,跨国饲养的战略在育种员间是较为常见的,爱 荷华州则相对较为靠近他们。虽然离太平洋有点远,大约4年前,韦宁可还是决定在美国成立自己公司,名为South Pork Feeders。这部分搬迁的主要原因是考虑生产成本。韦宁可解释说:“我们在加拿大的建设成本较高,这主要由于寒冷气候需要更高的建设费用和更为精密的 贮藏条件。传统上,美国的玉米已比加拿大的饲料玉米供应要便宜,因为通常我们除了支付玉米的价格,还要加上运输成本。”

  美国

  沟通交流是非常方便的,他解释道,韦宁可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与他在爱荷华州的公司进行沟通交流。他每半会去一趟爱荷华州与公司员工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育成猪的上市体重大约在113-116公斤(250-300磅),这主要看天气情况。

  韦宁可使用加裕公司的遗传方法来繁育自己养殖场的纯种品系。在母系血统方面,韦宁可使用F1代母猪,并有效地与约克夏、长白和大白进行杂交。韦宁可说,“由加拿大的遗传技术供应商提供帮助,如果需要的话,后续的行动和服务也指日可待。”两个场都在产仔猪。在Spruceville有一个2300平方米 (25,000平方英尺)的饲养场,韦宁可保持有160头母猪处于哺乳期。这也是仔猪被运往美国前饲养的地方。

  拉科姆饲养场

  育成阶段迁至爱荷华州有一个十分显着的副作用,即关于农场主要位置的母猪舍靠近拉科姆。在迁移之前,Lily养猪场曾是产仔到出栏一体的管理模式,生长猪和育肥猪都在10,200平方米(110,000平方英尺)的拉科姆饲养场内饲养。

  然而,当最后一头育成猪离开Lily养猪场后,这个养猪场将转变成专门饲养种猪、妊娠母猪和240多头哺乳母猪的场所。韦宁可还决定更进一步地采用经济有效 方法改变养猪舍--他开始成组饲养母猪,并采用相同的液体饲料。他用液体饲料饲喂妊娠母猪,包含有小麦、大麦、玉米酒糟、豆粕、菜籽粕、豌豆以及水。
韦宁可想着自己不为常见的组合不禁咧嘴一笑:“我可能是极少数的保持母猪群养,并采用液体饲料的人。”(见图2)尽管母猪定位栏可能在预防攻击方面能达到更 佳的效果,但是韦宁可说液体饲料提供了一种同时饲养一群母猪的方法。“例如,固定量的液体饲料能以相同的速度进入饲料槽,所有的母猪都能够有采食的空间以 及足量的饲料,同时它们还能同一时间进行采食。这确实是一种可接受的工作,而且能够让我们遵从了日后可能对妊娠栏位限制的可能。”他还接着说,“我们将母 猪案饲养星期、身体状态和/或大小来进行分组饲养,以尽量限制猪群间出现攻击的情况。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先将母猪饲养在妊娠定位栏内直到超声波检查确定成 功配种,然后才进行分组饲养。”

  饲料的配给量都是通过饲养计算机和饲料曲线,根据饲养天数和身体状况来进行控制。此外,一些因素如可用的谷仓面积、具有竞争力的饲料原料以及外界温度对确定最低成本的饲料配给量来说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原产国标签(COOL)

  尽管韦宁可的战略很有远见,但美国的“原产国标签”立法使得其经济状况看起来有些复杂。原产国标签(COOL)是美国对新鲜牛肉、猪肉和羊肉产品标明其原产地的立法。

  贸易保护者解释说,特别是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生产商对这一立法感到非常不满和担心。因为当美国消费者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们将更倾向于购买本国的产品。对美国 农产品越是强劲的需求,将反过来导致美国生产者的价格更高。毫不奇怪,加拿大生产者经常看到相反的情况发生。当他们将畜禽售给加工商时,他们都会遭到折扣 或甚至禁令。对于韦宁可,他说幸运的是这个立法对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已经与美国一家大型的屠宰加工生产商签订了一份多年的供应、运送和价格的合同。 韦宁可感到很高兴,因为他养的猪能与美国本土的猪有相同的待遇,而且强调从合同签订的第一天起就得到承认,无论是立法前还立法后。回顾起来,养猪场迁至美 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韦宁可说:“总的来说,我是十分满意的。猪定价的基本原则是积极地使得加拿大币与美元水平同等,特别是当加元高于面值。此时,在加拿 大美国风险评估工具已变得更有效、固定和定时。还有许多种营销模式。这只是其中少数的优势。目前的不足之处是美国政府的乙醇政策,人为地扭曲了传统的饲料 成本比较。”原产国标签“立法并没有阻止韦宁可获得成功,目前还不清楚此立法还会持续多久。加拿大和墨西哥共同向世界贸易组织(WTO)就美国此立法提起 上诉,声称此立法违背了WTO的标准。去年5月份的临时裁决已经决定此立法被视为是‘非法’的。现在还不清楚这是否会是美国调整或废除该法例。无论结果如 何,北美的生猪育种者将会有更紧密的合作。”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