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猪期货上市只待管理层批准

    我国生猪市场放开已16年,陷入了“猪贱伤农”与“猪贵伤市”的怪圈,政府目前的补贴、保险等政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规避风险和投机三大功能,在生猪价格和猪肉价格波动频繁的今天,生猪期货被赋予了解决这一难题的使命。
    近日,在湖北武汉召开的“中国猪业发展大会上”,大连商品交易所副总监(简称大商所)李强介绍,国内生猪期货交易的前期准备工作顺利完成,并上报到证监会,只待管理层批准即可上市交易。

    万事俱备 只欠拍板
    李强透露,大商所从2003年就开始研究和推行生猪期货,到目前生猪期货的前期准备工作顺利完成,并上报到证监会,等国家管理层拍板即可上市交易。
    李强介绍,大商所根据现有期货品种设计的经验,结合生猪现货市场特点,精心设计出生猪期货合约和交易交割规则。具体说有四大特点:
    首先,体现大品种特点,与生猪现货市场紧密结合。目前,我国生猪年出栏量近6亿头,市场容量接近万亿元,是非常典型的大宗商品。因此,在设计生猪期货合约和规则时,需要坚持大品种原则,将目前市场交易的洋三元、土杂二元等主流品种,通过合理的质量标准设置,推行养殖场、屠宰厂、批发市场“三位一体”的交割体系,扩大市场的覆盖范围,使尽可能多的生猪纳入到生猪期货市场中,体现大品种的特点。
    其次,降低交易交割成本,方便生猪现货企业参与。现货市场是期货市场的基础,期货合约设计应该符合现货贸易习惯。生猪是鲜活商品,具有定量、定时出栏,不同来源生猪禁止混栏、储存时间不过夜等特点,在交割制度和交割流程的设计中,完全遵循现货贸易的作法,创造性地设计了无仓单一次性交割制度,在实物交割中不增加任何额外环节,有效降低了交易和交割成本。
    其三,强化检疫检验,保障生猪现货贸易流通安全。生猪在养殖、流通、加工、贸易中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较为完善的检疫、检验体系。因此,生猪期货交易中,生猪入库检验的首要工作是检查核实“三证一标”及违禁药物的检验,不符合国家法定检疫和违禁药物的生猪不得参加期货交割。
    其四,重视期货特性,严控市场风险。生猪期货市场的建立,制定了保证金、涨跌停板、投机限仓等一整套风险控制制度,禁止自然人进入实物交割,从而有效抑制人为炒作、价格操纵等行为,为现货企业提供安全稳定的避险环境。
    据了解,第一个商品猪的行业标准已经敲定,生猪期货的交割也分别在武汉和广州两地举行过模拟试验,并制定了相关的规则。
    今年7月份,韩国已经试行了生猪期货,是亚洲第一个实行生猪期货的国家。另外,美国、德国、匈牙利和荷兰也都开展生猪期货交易。
    “今年上半年,国内饲料原料价格不断上涨,特别是豆粕,已经超出正常波动范围,还好我们通过期货,早早就下了合约,控制了成本。”湖南新五丰公司总经理熊艳艳表示,生猪期货应该和豆粕/玉米等农产品期货差不多,都是一种工具。业内人士透露,目前饲料企业用期货购买原料已经成为常态。

    套期保值最被看重
    “期货是未来某个时间交易的商品,期货交易是双方达成的未来某时间交割商品的数量、质量和价格,以合约形式体现。”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乔玉锋如此理解生猪期货。毫无疑问,生猪期货的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功能是最被看重的。
    在我国,生猪现货市场巨大。据统计,2007年我国生猪出栏量为5.65亿头,是世界养猪大国,占世界生猪出栏量的一半以上。同时,我国又是猪肉消费大国,猪肉占日常肉类消费的60%以上。但是,由于我国幅员辽阔,生猪养殖存在地区间的不平衡,加上缺少统一、公开的价格指引,生猪价格波动异常剧烈。我国生猪市场放开已16年,由市场自主决定,最近一次价格波动发生在2006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其间一头生猪从亏损100多元,到赚几百元,不到两年的时间,价格从低谷到高峰。“我一直从事跟生猪养殖和技术有关的工作,20多年了,价格波动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湖北省畜牧兽医局局长陈红颂谈到生猪期货时感叹。大商所李强指出,最近一年多,国内生猪价格大幅上涨,活猪价格从每公斤7元左右,上涨到今年3月的每公斤20元,涨幅近200%,成为推动CPI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消费者叫苦不迭。我国向来以猪粮安天下,猪贵了就要伤害到市民的利益。政府通过能繁母猪补贴/母猪保险/良种补贴等方式促进生产,生猪存栏量大了,猪价下跌了,对养殖户来说,就又是一轮的猪贱伤农了。
    大商所人士分析,由于生猪产量和价格具有周期性波动的特点,现货价格对供求的引导具有滞后性,这种周期性波动是现货市场自身无法克服的缺陷,生猪期货专门解决这一难题。
    业内人士以饲养1000头生猪的大型饲养户为例,每头猪养到100公斤,饲养成本在700元左右,在无法确定未来价格走势的情况下,饲养户可以提前利用生猪合约进入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到生猪出栏时,不管当时的市价是多少,饲养户仍能按生猪合约的价格卖掉这1000头生猪,饲养户的风险将因此得到规避,生猪销售也因此走向全国,而当某一地区出现生猪售价过低的情况时,可以通过全国市场使价格得到平衡。
    湖南唐人神集团股份公司董事长陶一山认为,生猪期货的主要功能是提供了一个供需均衡的远期货价格,这一价格将成为农民第二年供给科学决策的依据。当猪价低的时候,投机者和贸易商购入期货,自然会将生猪价格抬高,而当猪价高的时候,这些投机者和贸易商又会将期货抛出,生猪价格自然有所回落,如此往复的效果是不用政府补贴,生猪的价格也会因此而减小波动幅度。
    生猪生产者可以通过生猪期货发现、预知未来的价格,套期保值从而实现规避风险。

    过份忽略投机功能
    生猪期货尽管看起来很完美,但也有让人担心之处。“生猪期货是一种工具,很可能被人利用牟取暴利。”某大型养殖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规避风险的功能往往被扩大,投机功能被过分忽略。他说,真正参与期货交割的生猪不会很多,很容易受人控制。大商所表示,期货市场的特征是交易量大、交割量小,生猪期货推出后,符合交割标准的活猪可达3亿头,但实际通过期货交易、交割的生猪可能仅在1亿头左右。该负责人认为,如果某个企业参与期货交割的生猪达到一定数量,那它就拥有说话权,发布权威的消息。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我国豆粕期货已经运行多年,并且紧跟美国芝加哥期货市场,但由于大豆及其加工均受制于人,其价格一样大幅度频繁波动。业内人士透露,国家管理层迟迟不拍板,很可能就存在此类担心。
    尽管都是期货,但生猪期货跟豆粕、玉米等期货不同,前者是活物,后者是死物。活物期货在我国还没有经验可循,其交易比死物要复杂得多。关键是活物标准的制定与执行,目前,标准已经制定出来了,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如何监督还需要探讨。
    大商所表示,期货市场不能取代现货市场,也不应该将期货等同于现货市场。业内人士认为,养殖企业可以利用生猪期货“先卖后养”,从而减低生产经营的盲目性,有一定意义,但生猪期货作为一种新鲜事物同样需要接受实践检验。
     (信息来源: 南方农村报)

最新动态
  •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