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缘何越来越难调

猪粮安天下。生猪生产不但关系到百姓消费,同时还影响社会稳定。近些年来,特别是2007年以来,生猪价格大起大落,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由以前的5—10年,缩短至如今的3年左右,猪肉价格越来越牵动着上至决策层、下至普通百姓的神经。

  在国家不断加大生猪生产支持力度的背景下,生猪价格为何越来越难以控制?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为何越来越短?基层养猪到底是什么状况?制约生猪生产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让政府和百姓不再为猪价纠结?

  8月中上旬,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历时半月,深入到堪称生猪生产与消费大省的河南、湖北、广东三省,实地采访了近百家散养户(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型养殖户)、数十家规模化养殖场,以及中粮、双汇、雨润、温氏、雏鹰等国内生猪养殖及肉类加工企业,并与三省畜牧业主管部门官员进行了座谈,以期找到影响“猪周期”的真正原因。

  经过两周回落和一周持平后,国内猪肉价格再次止跌反弹。商务部8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周(8月8日至14日),猪肉价格比前一周上涨0.1%。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7月我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5%,创下2008年7月以来的37个月新高。其中,猪肉价格上涨56.7%,对CPI的贡献仍然超过两成。

  对于今年持续暴涨的猪价,目前普遍的说法是饲养成本增加导致散养户大规模退出,以及疫病暴发导致生猪存栏减少。而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通过对河南、湖北、江西和广东等地的调查发现,与去年同期相比,生猪存栏和出栏数量并未减少,而散养户的大规模退出,也是几年前、甚至是10年前的事情,今年并未出现散养户大规模退出的现象。

  生猪存栏出栏没有减少

  “万年的养猪业一直以规模化养殖为主,散养户和家庭庭院式养猪早在10年前就已基本退出。从万年的情况来看,生猪存栏和出栏不是比去年少了,而是比去年多了。”8月18日,江西万年生猪产业集团董事长、万年县吉星种猪有限公司董事长汪世彪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汪世彪告诉记者,作为生猪生产大县和供(香)港商品猪基地,今年万年生猪养殖企业数量没有增加,仍然保持在56家(户),但养殖规模有所扩大,仅他本人的吉星公司与另一家养殖企业,就分别新建了一个20万头和1万头的猪场。

  “目前全县生猪存栏超过50万头,预计全年出栏商品猪100万头以上,比去年增加25%左右。”汪世彪对本报记者说。

  国内最大的畜禽养殖企业——广东温氏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数据同样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共出栏商品猪292万头,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预计全年出栏商品猪将达到650万头,远远多于去年的505万头。

  与这些大型猪场和大型养殖企业相比,小型猪场虽然没有出现大规模扩栏现象,但也保持了温和的增长态势。

  河南省鄢陵县只乐乡河徐村和湖北省监利县新沟镇永固村都是养猪专业村,养猪历史(不包括以前的家庭庭院式养殖)也都超过10年。现年59岁的鄢陵县只乐乡永兴猪场老板徐体仁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河南,家庭庭院式养殖模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就基本退出,他本人就是从1996年开始在自家承包地上建猪场开始规模化养殖,目前,他的猪场常年保持着120头能繁母猪、500—600头育肥猪的存栏规模。在该村,与他规模相当或略小的猪场有近40家,年出栏商品猪10000头以上。

  “今年的行情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我们这样自己管理的小猪场,出栏一头商品猪至少能挣800—1000元。”徐体仁告诉记者,从河徐村的情况来看,今年虽然没有出现村民跟风养猪现象,但与去年相比,几乎所有的养殖户都或多或少地扩大了养殖规模,生猪存栏和出栏数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监利县新沟镇永固村的情况也差不多。据该村永鑫养猪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敏介绍,共有290余户人家的永固村现有养猪专业户40余户,其中规模最大的为村民邓少华投资300多万元建设的恒发养殖有限公司,现有存栏母猪350余头,年出栏商品猪6000头以上。

  “2010年,邓(少华)的猪场染上疫病后,几乎全军覆没。去年补栏后,今年上半年已经出栏商品猪2000多头,预计全年出栏将达到6200余头,高于去年水平。受今年好行情影响,其他养殖户的养殖规模也有不同程度的增加。”陈敏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

  湖北省畜牧兽医局提供给本报记者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省畜牧业主要指标稳步增长,其中,生猪出栏1958万头,同比增长5.26%;牛出栏80万头,同比增长2.58%;羊出栏265万只,同比增长3.61%;家禽出笼23400万只,同比增长15.19%;猪牛羊禽肉产量209.4万吨,同比增长4.71%。此外,据该局对全省65个规模饲养场(户)的监测,能繁母猪存栏8.01万头、生猪存栏65.8万头,环比分别增长1.38%和5.90%。

  “全省生猪市场供销两旺,各地养殖者填槽补栏积极性高,没有出现生猪存栏和出栏减少情况。”湖北省畜牧兽医局重大动物疫病防控处处长施秋艳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规模化养殖场存在假养现象

  不过,与这些实实在在以养猪为业的养殖企业和养猪户不同,一些冲着国家支持生猪产业政策而来的规模化养猪场,则普遍存在假养现象。

  湖北省仙桃市宏盛牧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总投资3000万元、占地面积120.02亩、年出栏两万头生猪(其中种猪7000头)的标准化猪场,由湖北裕波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与仙桃市畜牧兽医局共同出资成立。

  8月5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到达该养殖场时,正碰上仙桃市畜牧兽医局局长一行在该场安排8月8日农业部官员来场检查事宜。据该养殖场场长黄海清介绍,宏盛猪场建于2009年,现有能繁母猪1200余头,公猪30头,育肥猪2000余头,建成至今,没有满过栏。

  据当地一位从事饲料业务的人士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在仙桃,号称万头规模的猪场共有16家,真正能出栏5000头商品猪的猪场估计一家也没有。

  “那个猪场(仙桃市宏盛牧业)还算好的,毕竟老板是本地人,也有经济实力。离我们村不远,有一家招商过来的所谓万头猪场,实际上从来没有超过500头,上面来检查时,都是从其他猪场调猪应急充数。”同日,在监利县新沟镇永固村永鑫养猪专业合作社,谈起当前养猪业现状时,该社副理事长、恒发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邓少华对本报记者说。

  据邓少华介绍,近年来,国家为了支持生猪生产,先后出台实施了能繁母猪补贴政策、能繁母猪保险政策、生猪标准化规模饲养场扶持政策、生猪良种补贴政策、生猪强制免疫政策,以及生猪调出大县奖励政策等。

  “这些政策的实施,虽然在稳定生猪生产、保障生猪供应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给生猪市场带来了严重的后果。”邓少华告诉记者,一些与养殖业相关或不相关的大型企业,利用其强大的品牌优势,到处跑马圈地,实际上并没有实实在在地去养猪,严重影响了生猪产业的健康发展。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