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动荡不安的猪价起因

核心提示:最近的涨风不断,近来马来西亚最热的涨价课题,非猪肉涨价莫属了。笔者曾认识一些靠养猪为生的朋友,与他们交往及一些闲谈中,了解到一些猪价的起因。

  从一只小猪养至售卖猪肉的过程,有着四个“关口”。一曰:猪皮(养猪者)、二曰:猪商(向猪农取猪者)、三曰:猪贩(售卖猪肉者)、四曰:消费者(买猪肉者)。这四个“关口”有着唇亡齿寒,息息相关的连锁影响和效应。

  养猪者对饲料的涨价,不得不调高猪只的销售价格,一批小猪养至能售卖阶段,除了需付出饲料费,工人费,猪栏清洁费等。有时还要面对猪只死亡的风险,如遇到瘟疫袭击,气候及环境影响,或处理欠佳,更会遭遇巨大的损失,让猪农血本无归,倾家荡产,闻名丧胆的“立百病毒”,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猪商向猪农订购猪只,需付出高昂的运输费及捉猪费,一旦猪只运抵屠宰场还需支付工人的杀猪费等各项开支。一只重一百公斤的猪只经宰杀后,除去一部分猪的内脏及一些不必要的“杂物”,猪只的重量从而减轻,猪商也不得不调高销售价了。

  猪贩面对猪农猪商各项的开支调高猪价,向猪商取得了昂贵的猪肉,也不得不向消费者“下手”提高售卖价格,有时也不敢取太多“货”,以免卖不出时,将过时的肉抛弃,蒙受亏损。

  最终的“受害者”就由消费者来承担了,他们凭着猪只“三大机构”的经营策略,不得不加重负担吃贵肉了。曾几何时,政府准许入口猪肉,鼓励人民采购,但入口猪肉的肉质有限定,某些肉质是禁止入口的,同时冷冻猪肉的期限也或许会影响消费者对肉类的新鲜感,产生质疑,人民未必响应。

  综观上述所谓“名正言顺”的起价基因,受害的消费者来个南辕北辙“反其道”,也许将有所改善,减轻吃贵肉的担子,也或许从此对吃猪肉灭绝。

  所谓“反其道”,简单的说便是不吃猪肉,改吃别的肉类,到时猪贩生意受挫,或许改行另谋他业。少了猪贩登门,猪商不敢再向猪农订购大批猪只。猪商的少订量,也导致猪农不敢饲养大量猪只,没有销路而关门大吉。对经营猪只行业的“三大机构”,顿时产生的连锁效应将蚕食吃猪肉的风气而逐渐销声匿迹。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