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物价“前高后低”

物价已经成为今年货币政策取向和股市发展趋势的重要杠杆。因为物价不仅涉及民生问题,也涉及不同产业、不同行业的利益分配问题,更是影响国家金融稳定与国际间利益博弈的问题。物价与股价间存在复杂的相互关系。

  2011年物价趋势如何?这是所有投资者关心的问题。有人用货币供应来说明物价上升的理由,有人从商品供求角度来解释物价上升的缘由,有人则从成本推动的角度来说明物价上升的原因。我们认为,这些角度都有一定道理,但还不能最本质、最简易的解释物价为何在2010年下半年突然持续上升,也无法准确预测2011年物价的总体趋势以及阶段情况。

  我们发现,物价上升与农业生产周期相关。农业生产周期受蛛网定律控制,蛛网定律却与气候周期(旱涝周期)相关,气候周期与厄尔尼诺现象特别是与太阳活动周期相关。

  太阳活动大约有11.5年的周期,由太阳黑子爆发向上周期与太阳黑子爆发下降周期组成。太阳黑子活动下降时,电离层逐步趋向稳定,对大气环流和气候干扰少,农业生产比较正常,同时对人体生物磁场影响少,群体比较理性,不大会做出非理性行为,物价也会比较稳定。太阳黑子活动上升时,电离层受到太阳磁爆的影响,电离层不稳定,太阳活动对气候干扰大,农业生产不正常,同时对人体生物磁场影响大,群体比较非理性,容易出现冲动性行为,物价容易上升。根据四百年的观察,2010年5月到2011年7月前后,太阳活动将处于相对平静期,物价因此相对高位运行,预期2011年下半年开始,太阳活动开始活跃,物价总体将由高到低运动。因此,2011年上半年我们预期物价仍将处于高位运行,但下半年物价有可能逐步下降。

  与物价运行相对应的,是货币政策的反周期动作。如果2011年上半年物价仍然高位运行,货币政策就会保持高度紧张状态:要么对流通中的货币量进行对冲回收,即发行央票与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要么通过货币价格机制,约束信贷需求方的行为,比如为了解决负利率问题,连续3-5次左右小幅度提高利率。如果这两个动作还不管用,还可以通过窗口指导约束商业银行的行为。

  2011年上半年央行这两个可能的动作,会形成下列结果:一是加大商业银行对资本充足率的需求,可能引发商业银行再融资和发债冲动,商业银行估值受政策遏制;二是加大负债率高的重化产业的成本,投资者对业绩预期下降,从而使得以重化工业为代表的大盘蓝筹股的估值再次压缩;三是2011年利率可能的持续上调,必然对整体股价形成遏制。但是,政策对于轻资产、低负债的一些新兴产业公司可能影响不大,相关上市公司可能再次成为资金青睐的对象。

  如果我们预期太阳活动在下半年开始活跃,物价在夏秋间出现向下拐点,货币政策有可能在下半年不再如上半年那样紧张,而过度悲观的预期就会出现变化。随着物价稳定,中国经济与股市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物价涨幅前高后低,货币政策前紧后松,股市前稳后升。如果这三句话的判断有道理,我们预期2011年上半年主要将由能够享受通货膨胀红利或不受货币政策打压的行业或公司主导行情,农业、化工、造纸、食品、医药,以及新能源、信息等新兴产业可能机会较大。2011年下半年,随着货币政策相对于上半年有所放松,高负债、价值过分压缩的金融、地产、钢铁、有色、机械等行业可能出现价值回归。因此,有人总结说,上半年是轻资产的新经济行情可能持续,下半年是高负债的老经济行情可能出现.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