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份经济数据解读:关键期运行复杂程度历史罕见

今天,国家统计局一改以往陆续公布经济数据的做法,首次召开月度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集中公布了七月份的宏观经济数据。三大关键经济数字,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和固定资产投资,也第一次在同一时间集体亮相。中国经济在7月份的表现如何?这些数据将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国际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李晓超:“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8%,比上年同月回落3.9%,比6月份加快0.1%。”
  今天,国家统计局的新闻发言人公布了广受瞩目的7月份月度宏观经济数据。7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CPI同比下降1.8%,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就是PPI同比下降8.2%,与此同时,工业增加值: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8%;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15.2%;而固定投资:1-7月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2.9%。综合发布会的数字来看,最受关注的CPI和PPI在7月份仍然出现了负增长。这已经是PPI和CPI连续第6个月出现双降。
  尽管上述两个数字均为同比下降,但是从环比的数字上看,PPI环比已连续4个月上涨,7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环比上涨1.0%,而7月份CPI环比也出现了4月份以来的首次持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稳步增长,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9937亿元,同比增长15.2%。
  李晓超:“7月份的数据出来以后,我们也在认真去关注这个数据本身出现的一些变化值得我们注意,除了注意我们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之外,我们还注意到了出现一些积极变化的一些方面。”
  综合本次月度数据的一系列发布统计局发言人认为,经济向好的趋势已经形成。与此同时经理人采购指数以及重要的工业产品产量同比都有所增加。由此可以看出,工业生产比上月略有加快。
  李晓超:“分产品看,7月份494种产品中,有271种产品产量同比增长,其中,原煤2.6亿吨同比增长14.8%,原油1614万吨下降0.3%,发电量3345亿千瓦时增长4.8%,粗钢5068万吨增长12.6%,水泥1.4亿吨增长21.6%,汽车113.7万辆增长51.6%,其中轿车63.2万辆增长55.2%。”
  在这一系列数字当中,值得注意的是,7月粗钢产量达到创纪录的5068万吨,同比增长率为2007年以来最高,与此同时,7月发电量也出现了同比4.8%的增长,外界普遍认为,这不仅仅是原于夏季用电高峰的用电量变化,经济复苏推升需求也是促使发电量出现同比上升的重要原因。
  CPI现在的走势与猪肉价格有着怎样的关联?
  今天公布的数据里,最受瞩目的数字恐怕就是CPI,从今年2月份开始,CPI已经连续六个月出现负增长,而且7月份负1.8%的增长率,也创下了2月份以来的新低。我们知道,现阶段在居民消费当中,食品消费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而在食品当中,猪肉消费又占据了较大权重。那么,CPI现在的走势与猪肉价格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呢?
  记者:“这里是四川省成都市崇州的一个农贸市场,最近来这里买肉的市民,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猪肉价格的上涨。”
  市民张先生今天中午来农贸市场买肉,发现猪肉价格又涨了。
  记者:“之前的价格是多少你买肉的时候?”
  市民张先生:“(每斤)7元 6元。”
  记者:“以前最低的时候是6元钱?”
  市民张先生:“是。”
  记者:“那今年你买这肉多少钱?”
  市民张先生:“9元。”
  记者:“那涨价幅度还是比较高的。”
  市民张先生:“这个幅度比较可以。”
  很多市民告诉记者,最近一个月来肉价涨得最明显。
  市民:“就是最近才涨的,这个月涨的最快。”
  卖肉的商家也告诉记者,随着毛猪价的提高,他们现在进货的批发价也涨了。
  卖肉商户:“现在的批发价都8块6了,就是这个月涨起来的。”
  记者在崇州市卫世养殖有限公司,找到了董事长卫德沛。他告诉记者,由于国家在7月初加大了猪肉储备的力度,猪肉价格一下子就上来了。
  记者:“7月份之前的价格是多少?”
  四川省崇州市卫世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卫德沛:“7月份之前的价格,最多不超出五元,四元多一点,四元七八,四元五六,农村里面的价格还是三元八九,四元,7月份就开始涨了,现在已经涨了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之内涨了一元多钱,涨了一元六角。”
  卫德沛告诉记者,除了有收储的心理因素外,还有就是上半年猪肉价格长期在4块5左右徘徊,低于5块钱的盈亏平衡点,因此很多养殖户受不了亏损,不得不减少养猪数量。
  卫德沛:“有一些小的农户宰杀,他亏了他就不会喂,不像我们养殖公司,它不一样,它亏本都要搞,这样就造成种猪宰杀过多,影响生猪的生产跟不上。”
  西部最大的养猪企业——四川巨星集团董事长唐光跃告诉记者,他们上半年就提前淘汰了不少母猪。因此市场猪数量减少,是这次涨价的一个因素之一。
  四川巨星集团董事长唐光跃:“本来该年底淘汰的,可能提前做了一些淘汰,因为猪价不好的时候可能会淘汰到30%,就是把一些差的该淘汰就提前淘汰了,因为提前淘汰,肯定会蔓延下去,就会减少整个存栏。”
  但唐光跃并不认为这次涨价是因为饲料玉米涨价引起的。
  唐光跃:“因为实际上从今年上半年和现在这个玉米大概涨的幅度就是(每吨)50到100元钱,包括豆粕大概50元左右,实际上这个有一定因素,但是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但对于今后猪肉价格的走势四川巨星集团董事长唐光跃认为猪肉价格应该不会再降价。
  唐光跃:“下半年我估计还是一个比较平稳的,总的趋势不会说再大幅度地下滑,因为下半年猪肉销售是个旺季,第二要增加存栏,它还是有一个时间周期,所以我觉得下半年这个猪价还是比较平稳的。”
  去年2月份,CPI月度涨幅攀升到8.7%的最高点的时候,我们曾经进行过详细分析,当时发现猪肉价格涨幅超过22%,成为带动CPI走高的领涨板块。而现在猪肉价格上涨的时候,CPI却在持续下跌,为什么今年猪肉价格与CPI走势出现了这种背离?
  在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的商品分为八大类,即食品、烟酒及用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医疗保健及个人用品、交通和通讯、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居住。其中以猪肉为代表的食品在CPI中占的比重最大。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从整个消费品的八大类来看,食品价格占了三分之一的权重,单就是猪肉这类的肉禽品就占了整个CPI的10%左右,所以可见,猪肉价格对于整个CPI上涨的一个影响。”
  今年春节过后,受瘦肉精事件和甲型流感疫情的影响,猪肉价格持续下降,直到6月份国家启动冻猪肉储备工作以后,猪肉价格才开始止跌企稳,并出现小幅回升。进入7月份以后,生猪及猪肉价格稳步回升,一些地方的猪肉价格甚至涨了30%左右。尽管猪肉价格在7月份明显上涨,不过今天公布的CPI却继续走低,同比下降1.8%。
  牛犁:“这个里面最关键的因素是去年同期的一个基数因素,7月份本身由于基数因素造成了-1.4%的一个水平,其中有-0.4%的一个新涨价,就是-0.4%的一个涨价因素。”
  牛犁说,尽管猪肉价格上涨了,但是CPI所涉及的其它一些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还下降了,所以CPI仍然没有走出低谷。
  牛犁:“一个就是衣着类是-2.4%,也还算比平均水平要明显的大,第二个就是交通通讯是-2.7%,而居住类的相关产业是-5.8%,这个是相对去年7月份的它正是那个非常非常高的点,就是同比算起来的话,但是下降得比较厉害。”
  从今年2月份开始,CPI已经连续6个月负增长,那么CPI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出持续低位徘徊的局面?下半年又会是怎样的表现呢?
  牛犁:“从未来的几个月的走势来看,首先来说居民消费价格的去年同期的一个基数会显著的降低。”
  七月份数据折射出中国经济的哪些动向?
  前面我们分析了持续走低的CPI,七月份与CPI一样出现负增长的还有PPI,也就是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不仅跌幅更深,而且这轮负增长从去年12月份开始,已经延续了8个月时间。拖累CPI的是猪肉价格,拖累PPI的因素又有哪些?8.2%的负增长又意味着什么?再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认为,PPI自年初以来持续为负值,一方面说明产品价格同比仍在下降,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去年同期的基数太高。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因为去年的8月份PPI幅度最高的时候,7月份其实已经到了10%,8月份10.1%这样的幅度,当然增加的比较有限,再考虑到新增的因素的话,很有可能(今年)7、8月这两个月是PPI的最低点。”
  尽管PPI同比仍在下跌,但从这张PPI的走势图上我们可以看到,自今年4月起,PPI的月环比却逐渐呈现增长态势,4月至7月,PPI环比增长分别为0.2%、0.1%、0.3%和1%。牛犁认为,这表明产品价格实际上已经在逐月上升。
  牛犁:“自3月份以来,整个石油、有色(金属)这些大宗的初级产品持续的大幅上涨,也是会对PPI有一个向上拉动的作用,所以就是说表现出来,PPI的环比已经是连续4个月的正增长了,就是月度之间出现了正增长。”
  牛犁的这一观点,我们在中国物流信息中心也得到了印证。根据该中心对流通环节生产资料价格的监测结果,7月份我国生产资料价格呈现持续加速回升的趋势,当月生产资料价格总水平环比上升2.03%。而钢铁、有色金属、油品价格的大幅攀升,是拉动生产资料价格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副总经济师何辉:“从我们监测的范围来看,当前价格上升的品种主要是集中在,一个是钢铁类的产品,第二个是油类、能源类的产品,包括成品油、石油,第三个是有色类的产品,第四个是化工类的部分产品。”
  兰格钢铁网提供的数据显示,7月份国内钢材价格环比上升4.2%,持续上涨的还有油品价格,7月份成品油环比价格上涨5.7%。
  而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有色金属品种也出现了价格快速反弹,连续创出年内新高,镍、铝、铜、锌和铅的月度涨幅都在17%到11.3%之间。
  何辉:“国际市场价格,包括有色金属和油品的价格,由于国际市场普遍看好,那么这个投机炒作的因素增加。”
  持续数月下降的PPI何时能够止跌回升呢?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预测部主任牛犁认为,PPI在今年第三季度将触底回升,在第四季度显著回转,负增长的幅度也会明显放慢。
  牛犁:“因为去年同期的话,9月份(PPI)已经呈了9.1%的一个增长,比(8)月份下降了1个百分点,而到了10、11、12月份,直到12月份又变成负增长了,所以这样从基数的角度来看的话,今年的后三个月,(PPI)负增长幅度会显著地放缓,这样一个总体的态势。”
  国内股市楼市火爆,钢材有色金属市场强劲反弹,国际市场上的原油价格也攀升到了70美元一桶的区间,在这种背景下,国内物价水平也理应会水涨船高。然而,从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看,七月份CPI、PPI依然双双呈现负增长。而就在今天,央行发布了7月信贷数据,7月新增信贷只有3000多亿元,环比大幅下降77%,如何解读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折射出中国经济的哪些动向?我们今天也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教授。
  记者:“对于刚刚发布这一组统计局公布的CPI、PPI,以及固定资产投资的数字,你做什么样的评价?”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7月份的数据还是表明就是说经济的发展的话还是延续了第二季度的取稳向好的这么一个趋势。”
  记者:“这当中有哪些信号你觉得是释放了向好的信息?”
  赵锡军:“主要是比如说,投资继续保持一个比较快的增长,然后消费相对来讲也是比较快的,如果剔除物价的因素,那么也是比较快的,还有工业产值,附加值这块,也是一个增长,还有一个用电量,那么也是有了一个回升。”
  记者:“从发布的数字上来看,我们现在肯定不是通胀,但是为什么现在市场上普遍地有一个通胀的预期,你是不是支持这种预期?”
  赵锡军:“现实数据已经很清楚,我们的价格都是一个指数都是一个负的指数,然后我们还是处在一个应对危机的过程中间,GDP的增速跟我们正常的情况相比还有一个差距,这些数据表明,我们可能不是说是一个通胀的这么一个情况,预期变成现实,中间有很多变量。”
  记者:“有哪些变量?”
  赵锡军:“经济状况如果没有继续这么走下去,供求关系没有按照这种关系发展下去,还有一些比如说政策发生调整,在3%、4%的时候我们可以开始采取措施,那后边就不会走到6%、7%,所以中间有很多的变量。”
  记者:“那么我们看到,刚刚发布的央行数字里面7月份的信贷数量环比下降77%,这个数字应该说还是出乎市场之前的预料的,收缩幅度比较大,那么你觉得这个收缩当中所反映出来的一个信息是什么?”
  赵锡军:“信贷量的变化的话可能第一也是动态微调的一种表现,第二的话,确实可能是经济的整个运行过程中间,我们前期投入已经积累到现在的大量的货币信贷的投入,已经足够了。”
  记者:“正如你所说的,现在‘保八’的悬念几乎已经是不存在了,在这种经济背景下目前的信贷收缩对于未来的经济影响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或者说未来的经济表现当中会怎么体现出来这种收缩?”
  赵锡军:“那么这个结果是什么呢,就说总体来讲,就是节奏我们发生了变化了,上半年的节奏是比较快的,投放的量是比较大的,如果平均来讲,下半年可能节奏会慢一些,每个月投放的量平均来讲会小一些,但是整个下半年也是增加的。”
  半小时观察:中国经济进入关键期
  当前的中国经济正处于企稳回升的关键时刻,经济运行的复杂程度可以说历史罕见。正因为如此,今天公布的宏观数据也很难一言以概之,如果单从同比数据上看,CPI、PPI双双持续负增长,昭示着通货紧缩的阴影并未远离。但如果从环比看,两个数据逐月上升,加上上半年大幅增长的货币供应量和快速扩张的信贷规模,很多人又在担心,通货膨胀的威胁可能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眼下的中国经济就像行走在一条钢丝绳上,一边是经济衰退的深渊,一边是经济过热的泥沼。当我们在向前行进的过程中,如果失去平衡,无论倒向哪一边,后果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应该说,CPI、PPI同比降幅逐月扩大,表明社会总体需求仍然不足,产能过剩的压力依然很大。在这种背景下,股市楼市和大宗原材料价格近期出现迅猛上涨,更显得突兀,不仅加剧了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还可能加速形成资产泡沫,给未来的复苏埋下隐患。
  尤其作为经济主体的企业,在市场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原材料价格如果陡然上升,将遭遇巨大的成本压力。而一旦企业在这种两面夹击之下,陷入更深的困境,中国经济全面回暖的难度恐怕也会加大。经济运行越是处于敏感关键期,我们越是需要把握数字所透露出的信息,谨慎小心应对,才能确保经济的平稳健康。
  CPI和PPI揭示了需求不足仍然困扰着中国经济,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投资依然是保持增长的主要力量。而现在看来,国内启动的投资又主要集中在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因此,如何拉动民间投资?如何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如何防止产能过剩?仍将是中国经济亟待破解的一系列难题。(主编:孟庆海 记者:周羿翔、鄢闻余、殷莉、高杨、康敬锋 摄像:沈焱、景延、白羽)

最新动态